首页

航天云网奏响发展强音(改革开放40年·40个“第一”)

时间:2020-02-28 06:30:14 作者:荀泉伶 浏览量:6845

“呵呵,那是当然,”萧鸿笑了笑,感怀的道:“毕竟,这里是老爷的伤心之地,就连他自己,在那之后都极少再来这里。”

“伤心地?”云澈微微愕然:“这里发生过什么?为什么这里会是爷爷的伤心地。”

“哦?”萧鸿面露诧异:“难道老爷至今都没有和小少爷说过么?哦呵呵,那也难怪,那种事,老爷的确应该不会主动和你们提起。毕竟,那也是老爷心里最痛的地方。”

“”云澈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同寻常,追问道:“鸿爷,这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为什么会是爷爷心里最痛的地方?如果你知道的话,还请详细的告诉我,毕竟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孩子了。在知道之后,说不定,我还能有办法帮爷爷走出这里的阴影。”

萧鸿却是摇头:“帮不了的,毕竟死者已矣。不过,告诉小少爷这件事倒是无妨,毕竟小少爷如今已是如此了不起的人物。”

“小少爷,你可知,当年夫人是如何过世的吗?”萧鸿忽然问道。

云澈道:“当年萧鹰叔叔遭遇毒手离世,妻子殉情,他们的孩子又生死不知。奶奶受到打击太大,心郁成疾,在生下小姑妈后不久就郁郁而终这虽然不是爷爷告诉我的,但萧门和流云城中都是如此说。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萧烈之妻当年因丧子之痛,在生下萧泠汐后郁郁而终,这一点,云澈十六岁前从未去怀疑过。而十六岁后,他多了沧云大陆的记忆,再想起这件事时,他所学医术,便让他脑中自然而然的产生疑惑。

所谓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虽然丧子之痛痛彻心扉,但萧烈之妻在生下泠汐之后,会将所有的注意力和慈爱之心转移到新生女儿身上。就算心中再大的痛苦,也会努力转为坚强这是一个母亲的本能,也是母亲最为伟大的地方。

再怎么也不会刚生下女儿就撒手丢下,“郁郁而终”。

何况,她当时绝非孤身一人,还有与她感情挚深的萧烈。

所以,无论从医道,还是人性,萧烈之妻都不应该是“郁郁而终”,必定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因病而逝?

萧鸿目视东方被踏平的山地,缓缓的讲述起来:“当年,萧鹰少爷惨遭毒手,小少爷又不知所踪,凶多吉少,夫人遭受重大打击,每日以泪洗面,而她那时又刚刚身怀六甲,老爷怕她伤心过度,坏了身子,每日都努力的安慰和哄她开心唉,老爷那时又何尝不是心痛不堪,但他对夫人的感情,的确是深之切啊。”

“在夫人身怀泠汐小姐大概六个月的时候,正值这里芜兰花开。芜兰花是夫人最爱之花,老爷便带着夫人来到这里,静赏芜兰花开,以图可以稍抚她心中丧子之痛,我当时便跟随伺候在旁。”

“从上午一直到傍晚,夫人的心情的确难得有所好转。而就当老爷准备带着夫人返回流云城时,却忽然发生了一个始料未及的意外。”

“什么意外?”云澈马上追问道。

“夫人忽然中了一道雷。”当时的一幕已过去二十多年,但萧鸿此时想起,依旧是一脸的惊悸。

“中了一道雷?”云澈愣住,大脑竟一时转不过来:“什么意思?怎么会好好的中雷?”

“我和老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萧鸿叹声道:“芜兰花开,晴空万里,天空别说阴云,连片薄云都没有。却忽然有一道雷电从天而降,刚好劈在夫人的身上而且那道雷,还是奇怪的黑色。”

“黑色!?”

“没错,我和老爷都看得清清楚楚。那的确是一道黑色的雷,我和老爷都是平生仅见。它的颜色,还有它的出现都无比的诡异,老爷那时以为是有人暗算,是杀死萧鹰少爷的恶人又回来斩草除根了,他暴怒找寻,但整片山地,除了我们三人,再也没有其他的人影,之后,也始终没有其他的意外出现。”

“那之后呢?奶奶她中了黑色的雷电后怎么样了?”云澈急声问道,眉头死死皱紧。

晴空落雷本就极不正常,若是他遇到,第一反应也定然是有人为之。而黑色的雷电雷电玄力的基础色为紫色,他云家的紫云功在达到极高层面后,会质变成红色的雷电,但无论天玄大陆还是幻妖界,还是当年的沧云大陆,他都从未见过、听过哪个人、哪个宗门的雷电之力能呈漆黑之色。

倒是焚绝尘和轩辕问天释放黑暗玄力时,极度压缩的黑暗玄力有时会形成雷电状的玄光,看上去像是黑色的雷电但,二十多年前的天玄大陆根本没有黑暗玄力的存在,唯一能动用黑暗玄力的弑月魔君正被牢牢的封锁在大陆之外的弑月魔窟中。

“被雷电所中的夫人当场昏迷,之后更是昏迷了整整三天才终于醒来,不过奇怪的是,夫人身上却完全没有被雷电所伤的痕迹。但那之后,夫人的身体变得格外虚弱,白日时常惊厥,夜间噩梦连连,老爷遍寻城内城外名医,试过各种大补小补,都毫无起色。后来,夫人整整怀胎十三个月,才终于生下小姐泠汐,之后,她的身体便每况愈下,没过多久便撒手人寰”

第926章 圣手归隐

不记得萧鸿这个人的请回翻第二章。

黑色雷电

没有伤痕

怀胎十三个月!?

“小少爷?小少爷!”

萧鸿连续两声叫唤,让云澈从沉思中抬头,黑色雷电,在他的玄道认知上绝不该存在。而怀胎十三个月,在他医道认知上更不该出现在人类身上。就算真的有,生下来的胎儿也绝对不可能正常但萧泠汐出生后一直都很健康,记忆里从小到大,她都没有生过病。

“原来,奶奶她是因为这件事才去世的。”云澈低念道,内心完全被疑惑所充斥。以他如今所在的高度,天玄大陆应该没有什么事能超出他的认知才对,但,萧鸿的讲述若都是真的,那么无论黑色雷电,还是怀胎十三月生下萧泠汐,都是他的认知所不能解释。

就如这里的百斤紫脉神晶一样让人不得其解。

“是啊。”萧鸿轻叹一声:“不过这件事,老爷没有对任何人说起,毕竟无故遭遇天雷这种事,说出去会被人扭曲成天谴。后来夫人去世,老爷也都是对外宣称忧郁成疾,郁郁而终。只是此后,他再也没有来过这里。他从不让你和小姐靠近此处,也正是这个原因。”

“我明白了,”云澈微微点头:“鸿爷,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呵呵,”萧鸿淡淡而笑:“老爷此次回来后,整个人气色上佳,颇见容光,我也是心中大安。关于夫人之事,还是不要在老爷面前主动提起的好,以免触动伤心之处。”

“嗯,我知道。”云澈答应道。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黑龙江省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宣传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在哈召开
台明年防务预算创近年新高 另编新战机预算50亿台币
关于如实告知健康状况的保险消费提示
美民主党迎关键初选:拜登落后 桑德斯能否笑到最后?
吉名堂:2019年己亥年【生肖牛】整体运势—小吉星
相关推荐
全国道德模范做客强国论坛系列访谈
【中国梦实践者】41岁成我国最年轻院士 他让中国量子通信领跑世界
是时候教孩子敬畏自然了 理解人与自然的关系
陈孝:看到病人出院我最开心
句容楼盘金科紫悦府被曝隐瞒实情 忽悠外地买房人